第一次换来了wordpress。

Posted in 心情 on 九月 30, 2010 by 浴水凤凰

第一次换过来,就是space和wordpress之间的计划,但是好像不呢个回到MSN space了,在研究一下吧,好像几复杂23下。

Advertisements

Koinonia 营会之后的祷词

Posted in 教会 on 九月 13, 2010 by 浴水凤凰
求袮要我放下自己,就算委屈自己,都要放下自己
求袮要我抛下石头,就算理直气壮,都要抛下石头
求袮要我背起十架,就算摔倒在地,都要背起十架
求袮要我被钉十架,就算被倒着钉,都要被倒着钉
求袮要我丢掉自以为是的智慧,就算这智慧是可以暂时自爽,我也要丢掉
求袮要我不用反驳不用辩护,因为袮受审时并没有为自己说过什么话

我相信生命可以改变,因为我相信的是一个虽然曾死,但现在依然活着的上帝
但我不求自我意志的生命改变,而求告袮,我的基督,我的救主,求你改变我,阿门

祖国的军人真会吃

Posted in 无语 on 四月 13, 2010 by 浴水凤凰
今天看南洋商报社论。杨名万的《经济眼》是我喜爱的篇幅。

今天他提出,在政府采购网站(MyProcument)列出2009年6月,政府让国防部与一间公司签署合约,提供槟城、吉打和玻璃市(都是小州,虽然不知道当中有多少军人)3年共36个月的军粮合约,知道多少钱吗?65,00,000,000,就是65亿。
你懂得数学的话,又得空的话,请按下计算机(知道你很懒),6500000000/36=180,555,555(接近1亿8千万),平均每个州就6000万,这只是3州,如果乘以全国有的13个州,那么每月大马的军粮开销是7亿8千万。

国防部前年公布我国有大约10万名军人,我随便算一下,780,000,000/100,000=7800, 嘿嘿,每个军人要吃RM7800,每个月。我真羡慕,早知当初就当兵了,我一年的伙食还没有这么多,真的。。

反对党马上就质疑,而MyProcument也很“专业”地马上纠正,就是解释说,其实是650万,65亿只是多写了3个0而已。杨名万并没有接下去算一算这个数字,让我来接力。

那我们就在算一算。
,6500000/36=180,555(接近18万),平均每个州就6万,如果乘以全国有的13个州,那么每月大马的军粮开销是78万。
那么78万除以10万名军士呢?嘿嘿,每名RM7.80每个月。。。。。。。

拜托,敷衍也不要敷衍到那么敷衍啦

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检伟日前揭露一连串政府采购咨询网站上的奇怪帐目,包括国防部耗2750
万令吉购买女装皮鞋。

妈的

Posted in 工作 on 三月 2, 2010 by 浴水凤凰
妈的,今天又又又因为工作的关系,又要讲骗话, 妈的。
没有就没有嘛,为什么讲骗话? 为什么要欺骗支持你工作的人?因为!@#¥%……&×()
你以为我爱讲吗? 妈的,虽然是我自己要讲的,没有别人逼我。

奉劝在工作上只是遇到拦阻波折的弟兄姐妹,如果你可以在工作中行得正做得正,不会被自己的道德谴责的话,就算是困难其实也是好的,应该要好好珍惜工作,因为身不由己是更可悲的。

感同身受

Posted in 无语 on 十二月 30, 2009 by 浴水凤凰

交通系统不完善,如何以民为本?

作者/朱君明专栏 Dec 29, 2009 12:06:55 pm

【衷言肺语/朱君明】
通运输是一个国家经济发展的重要一环,它把社会生产、分配、交换与消费各个环节有机地联系起来,以保证社会经济活动得以正常进行和发展。先行者孙中山先生
早便意识到这一点,提出了“交通为实业之母,铁路为交通之母”的著名论断,并在民国初期为中国提出了宏伟而全面的铁路建设计划,设计了连通全国,总长20
万公里的三条主要干线。


年的节礼日,武汉-广州高速铁路正式开通,快达394公里时速的和谐号高速列车震惊了全世界。这一条花了四年半来建设,号称世界上最长、运营时速最高的武
广高速铁路顿时成了世界许多媒体的报道焦点。据预测,到了2012年,中国的高速铁路网将占世界高速铁路的大部分,超过欧洲,领先世界。国际铁路联盟高速
铁路部总监伊格纳西奥·巴伦近日在伦敦表示:“铁路建设正在进入一个大时代,中国正在成为全球的领跑者,世界铁路的未来在中国。”

反观我国,朝野至今仍为耗资马币3000万元购买的四列最高速度为时速80公里,拥有20年车龄的二手柴油火车闹得脸红耳赤,纷纷扰扰,这叫人民情何以堪?


一则武广高铁的新闻引起了笔者的关注,因为笔者曾经在武汉留学。犹记得2006年的农历新年受邀于一名中国朋友到他广州的家乡去过年,当时在火车上足足待
了12个小时才抵达。时易境迁,三年后的今天,乘搭高速列车只需两个多小时便可以完成同样的行程,中国交通发展之快,与和谐号高速列车一样,只能用“飞
速”来形容。

我国铁路局裹足不前

返回到我国的铁路局,这个号称拥有百余年历史的“老字
号”,似乎仍然沉湎在它那泛黄的光辉中,无论是服务还是硬体设施,总是慢人一拍,裹足不前。笔者在一年前在新加坡工作,曾有过一回乘搭一趟长途火车南下狮
城。短短的三百多公里的路程竟然要10个小时,其实,坐长途巴士也只不过需要五个小时。

时间长也就算了,只要把握得好,就当作是在旅馆免费渡过一晚。不过车厢内嗰隆嗰隆之声震耳欲聋,且四周异味杂陈,焗焖令人欲呕。我好不容易才使自己如斯环境“适应”下来,便即当发誓,此次是第一次乘搭本地的长途火车,也是将会是最后一次乘搭。


知笔者并非没有乘搭火车经验的人,在中国留学的两年,身居素有九省通衢之称的武汉,每逢假日过节,笔者都会背起包囊到各地观光旅游。东抵江南一隅,西及至
乌鲁木齐,北达哈尔滨,南临东方之珠香港。尤其是新疆乌鲁木齐一程,买了张回武汉的硬座车票,45小时,3595公里的车程虽然令我毕生难忘,却也不比这
一趟马新之煎熬难捱。

在中国的两年间,托中国铁路之便利,横贯东西、直穿南北。每到达一个新的城市,又有当地的交通工具把我送到各个景点,
随心所欲地自助旅游。长居吉隆坡而一直以来都是无车阶级的我,当时实在为那里便利的交通服务而倍感窝心,心里钦羡中国的无车阶级,至少交通不是他们日常生
活上的主要障碍。

虽然中国的某一些城市交通并不是那么多元化,就单纯地只有巴士和计程车,不像我们繁华的首都吉隆坡有单轨快铁、电动火车、
机场快车,就连轻快铁都有两种。可贵的是,中国的巴士确实做到“无远弗届”。无论大城市还是小乡镇,不管白天或夜晚都能够乘搭这种最普及、最廉宜的交通工
具到达目的地。同样是发展中国家,为何我国的交通系统就逊色这么多?

贴张路线牌有那么难?


中国的两年,我也终于知道了什么是巴士路线指示牌,那是一张贴在每一个巴士站,告诉乘客哪一路巴士将会在此站载客卸客,以及该路巴士的全程路线表。凭着这
一张简单的表,除非是文盲,否则乘客们都能自助搭车。这在新加坡也有,我相信在许多以民为本的国家都会有,然而马来西亚却没有。这也不是什么难办的事,我
国政府每年花那么多的钱,派那么多人出国考察,到底考察什么去了?难道连这一些基本建设都能忽略?


者是地道的吉隆坡人,然而,在这一个居住了二十余载的都市却像个外来者。从来只知道可以在大家购物中心(Kotaraya)四周的数个巴士站乘搭巴士通往
市区内外的许多地方,但却从来搞不清楚到底在哪一个车站,哪一路的巴士才是我要的。每一次都得“沦落街头”,逐辆巴士去询问,幸运的话,就会遇到好司机,
问了三两辆便如愿找到所要的巴士;倒霉的时候,则要像盲头苍蝇般碰了好几次壁后才碰得着。

由此便可以想象得到为什么在吉隆坡的巴士上永远看
不到游客的身影。难道这是政府用心良苦,秉持着一贯体恤中下阶层人民的作风,故意“自残”巴士服务,好让游客和中上阶层的人民却步,把乘搭公车的便利相让
给更需要的一群。抑或是体谅国产车滞销,欲为它制造一个适于生存的市场氛围?

两年前学成归来,载着满满的期待,以为本国的交通系统有所改
善。归来后首次乘搭公巴才发现在短短的两年里,从家里到吉隆坡的车费已从1.20元飙升到2元(涨幅约70%
)。可是,巴士服务并没有随着价钱的上涨而改进,还是尽受乘客的贬责;家门口的巴士站也已几回翻新。车站的设计越来越新颖,还挂上了引人注目的时髦广告,
但还是不见那一份简单的巴士路线指示牌的踪影。

最近,一位大学刚毕业的朋友来向我诉苦。这一名现实社会的初来乍到者原本满怀抱负,以为找了
一份待遇优厚的工作,从此便可以扶摇直上青云,开拓自己的前程。怎么第一天上班以后,便疲累得像只战败了的公鸡。家在士拉央的他,虽然位于万达镇的工作地
点离家不远,但却苦于没有自己的私家车,更受糟透的交通系统所累。傍晚5点半下班的他,抵达家门竟然已是晚上9时的事。这教他怎么不心力交瘁?

年轻人无端背负“国债”


许多人年轻一样,这一位国家的准主人翁没多久便降贵为车奴一族,虽然他成功巴上下班的时间缩短为一小时,却背负着三五七年不等的“国债”,默默地为本地重
型工业做出贡献。悲乎,当香港、新加坡、欧美国家等世界各地的青年才俊在把赚来的钱用来学习投资、升学或到各地观光增长见闻之际,我国的后生们却只能把每
个月用血汗换来的马币一千多元用来养车、缴过路费及偿还贷学金,试问国人的生活又怎能不压抑?

作为首善之区的吉隆坡,即使拥有再高的世界级的双峰塔怎样也遮挡不了国耻级的交通丑相。堵塞、公交没有效率、司机的态度恶劣……这一些再已不是“以民为本,效益为先”的堂皇口号所能掩饰的了。


此,每次乘搭公共巴士,长辈们都会再三叮嘱注意扒手,诸如巴士上的提醒贴告–“小心扒手集团”。谁不知道在我国愿意乘搭巴士的都是一穷二白的升斗小市
民,生活上受尽剥削之余,孰料乘搭公车还要提心吊胆,这无疑是抢劫贫民窟之所为。可惜执法者坐视不理、漠不关心,再一次教我国的中下阶层情何以堪?

前首相阿都拉在卸任前曾纡尊降贵,亲身体验了在电动火车和轻快铁上被挤的滋味。然后隆重地宣布要大力改善。可是他卸任以后,茶也跟着凉了。市内交通的问题已被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丑闻、赵明福命案等更重要的课题推挤至无人管理的墙角,使人民空欢喜一场。


中国这个意识形态的国家,堂皇的口号一点也不比马来西亚少,如:“经济要发展,交通必先行”、“要致富,先修路”、“大路大富,小路小富,无路不富”、
“公路通,百业兴”、“富区富民,交通先行”。不同的是,人家会把口号付诸于行动。而我国,“2020宏愿”、“一个马来西亚”、“马来西亚能”响彻云
霄,却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

或许新加坡人可以批评中国的公共交通没有时间观念;日本人也可以埋怨上海磁浮列车的涵盖范围不够广。每当我
听到这一些,却只会暗自悄然地独自在一角沉默,就连屁都不敢放一个。做人这一点自知之明总该有的,又怎敢以逾百步笑百步呢?
还有,我是土生土长的马来西亚人,希望为政者不要因为我发出这一些牢骚而轻易地叫我滚回中国或移民到新加坡、日本。

朱君明是《独立新闻在线》记者。

第一次住院

Posted in 有意思 on 十一月 18, 2009 by 浴水凤凰
  第一次住院,就是死蚊子害的。denggi,骨痛溢血热证,害我住了医院一天(虽然很多人说我很强壮,只住一天而已),但是经过出院的4、5天(上个拜5出院,今天是拜3),到现在还是有点昏昏沉沉,头还会晕,无力感很强,就是看到床就想睡的那种。
这次的医院经历是用RM1198.10换来的,还好有医药保险,只给了不到RM100。所以奉劝大家,多辛苦都好,保险还是要买的。


照片看不出,只是在当时手上的红斑红得几乎要爆了,又非常敏感,轻轻碰上就会觉得刀割一样的痛和痒,而且是全身性的,除了我的光头之外。吊了6、7包盐水吧,有几次不小心,血液倒流出来,哇叫护士救命。

最支持我的女人,没有她我就快死在家里了,感谢她无微不至的照顾,还有也要承受我心情不好的苦楚。还有感谢把我从公司千里迢迢载回家的MAX,载我到医院的Thomas弟兄。买水果给我的凤慧、把我从医院载回家的雨亮,以及帮我代课的Christinna,还有很多人的问候,不管是从电话、FB、简讯到亲自探望的,都谢谢你们。

昨天的早餐

Posted in 教会 on 十月 19, 2009 by 浴水凤凰
昨天的房角石早餐
Nasi Lemak + Coffee = RM 2
面包鸡蛋 + Coffee = RM 2
两片慧敏芒果蛋糕 + Coffee = RM 2
金瓜拾谷米 = RM 2
芝麻花生拾谷米 = RM 2
+ 鸡蛋 另加50 sen

会贵吗?

吃了芝麻花生拾谷米,在浓浓的芝麻糊中,轻轻的花生香味

,不知道是如何做的?我喜欢芝麻与花生,买过3合一包装的Taiwan入口高级品,一包大约都要块多钱,但芝麻在热水中总是化不开,没有慧敏煮的好吃的一半。

也试吃金瓜拾谷米和蛋糕,金瓜我不喜欢,但吃起来还是很顺口,很浓的香,我想智严子睿子宁真是好命。不得不谈那个芒果蛋糕,虽然看来没有什么卖相(切成小块的当然看不到本来样子),但是我可说绝对像是在吃secret recipe差,这样的蛋糕SR应该要卖RM5-7之间,但是我在房角石就吃到了。(在主日学也可以常常吃到,嘿嘿)

可惜那天似乎还不是很多人到房角石吃早餐,真是走宝,下星期差传,不知道会不会有慧敏早餐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