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还勘不破生死

    去年外婆去世,我赶着回到KAHANG去奔丧,在那时,刚刚在办公室里知道了这个消息,我只是呆了呆,并没有什么很大的反应,工还是继续做。那里的外家家人,为我特别延迟了外婆的出殡时间,我可以说是一到她就被盖棺,敲敲打打的道士和铜乐队,可能已经赶走我的悲伤,也可能是舟车劳顿。我跪在棺木旁,向上帝求告,希望祂让我这个苦命的外婆好好安息。

    在那时我是没有什么悲伤所言的。

    我在思考,我不是成为了有爱的基督徒吗?为什么我面对那么疼爱我的外婆的死,我竟然没有什么悲伤,眼泪也不流一滴。那时我想,可能我已经勘破了生死,知道了人是会到哪里去的。按照圣经,外婆会到地狱去受永刑的苦,而我会到天堂,可能就是静静的看着她在受苦。我不知道那时会如何,但是求上帝可以赦免我外婆的罪。

    礼拜天崇拜时,得到了一个震惊又悲伤的消息,阿明弟兄车祸死了,而且是在他躺在医院里超过一个月之后,我们才得知这个消息。他叫陈登明,是1958年农历5月29出生的(我是去了他的追思礼拜才得知他的全名和生日,真失败),算来离他49岁生日不远,可惜他没有办法度过。他是我的小组的组员,他是教会出席率接近100%的人(肯定是全教会最高的),之前他有一年还拿过全年100%出席率的奖项,得到了这个肯定,对他来说,或许是他生命里难得的100分。

    我对他的印象应该是来自2003年我成为基督徒的第一个圣诞,那时在FLAMINGO酒店的BANQUET里举办大型的圣诞庆典,因为是我的第一个圣诞,也非常的兴奋。那天在出席者莅临的时间里,外头下着雨,主持人负责人们都担心要延迟开始了。我在门口接待来宾,整理看顾他们的圣诞礼物,以备等下的交换礼物的环节。阿明在那个时候湿漉漉的走近来,交给我他的礼物,礼物纸已经有点湿了,我知道他是骑摩托来的,因此对他慰问了几句,但是他对我没有什么回答,我才知道他不爱讲话。

    之后在教会里面才比较注意起他来,他每回都一个人自己坐在最后第二排的位子,因为最后一排要留给照顾孩子的父母,我看到他似乎都是寂寞的,可能因为家境和性格关系吧。他说话的,回应的方式有时候别人比较难以接受,他有着比常人稍微大的嗓门,所以在他回应时,就算是在崇拜进行当中,他也可以蛮大声的说出话来,我就有几次被他搞得很PAI SEI。他不修仪容,有时鼻毛长得几乎已经到了嘴唇,身上的衬衫永远至少有一点污迹,头发可以说,梳与不梳都是一样的。在教会这个推崇整洁的地方,没有多少人愿意靠近他是可以理解的。从去年开始,我每次看他一个人坐,我就尝试的靠近他,坐在他的旁边,尝试沟通。他在敬拜上帝时依然会唱出歌来,虽然不好听,却有中国北方汉子的雄壮,拍手时永远都比人家慢上1/4或1/2拍,所以可以很明显的听到与大家的不协调,但是我相信他敬拜上帝的心,比一些不愿意唱歌,为了来教会而来教会的,不愿意敞开胸怀的“基督徒”来得更得神的悦纳。

    崇拜后,他一定例牌的到一家我们大家都很例牌的餐室吃烧鸡饭,我跟他的熟络是从吃烧鸡饭,喝小麦草汁开始的。我想可能是教会看到我和他经常一块午餐,而其他组员有时也会JOIN我们,而把他编进我们这一组的吧。从沟通里,我才知道他白天要卖豆浆,晚上要卖报纸,所以教会和小组所有活动,他都不能参与,我们小组的组员也无法更近一步的了解他,我只有更珍惜这个短短的吃饭时光去了解关心他,因为就算SMS他也不会回的,如果打电话给他,我也不知道两条男人可以在电话里说些什么。

    虽然他是48岁的,接近知天命年纪的人,但他还是会有他自己想要拼搏的想法,他告诉我说希望每天要多拿几份报纸去卖,想要把自己的报摊做大,做成书报摊,这对我来说是宝贵的。每次在崇拜过后,我都会看到他在主日学的门口徘徊,他也喜欢看小孩子的笑容和嬉闹,可惜孩子们不知道这个有点肮脏的UNCLE是谁。我也不曾将组长的孩子交给他来抱一抱,但是我相信他一定想抱那叫Angel的孩子,因为他的眼睛里有一样的慈爱。

    阿明的妹妹谈起他这个哥哥,其实从小到大都经历过不少苦难,他差点被漩涡卷走,差点被水坝的大水冲走,在工地里摔倒,铁支插在他的左手让他在医院躺了好久,今年年头他其实已经发生过一次车祸了,所以我知道他今年绝对不可能有100%的出席率,他明年也不能够了。

    我在教会知道他的消息时,起先真的是不知所措。我真的不知道上帝的旨意可以是如此的突然,悲伤让我在那一天很难过。在去他家乡出席追思礼拜的途中,我看到执事传道们对这样的事,似乎已经驾轻就熟了,我才知道我对上帝的应许其实没有什么信心,我其实并没有为阿明已经进到父的怀抱中而欢喜,我其实还勘不破生死。

    阿明的妈妈很难接受,不过还好的是他们可以在天上见面。阿明躺在棺木中,可能是有干冰的关系,他看来只是有着病人焦黄的脸色。那天吉隆坡大水灾,我们沿途上也是绵绵细雨,是天在被我一起哀悼吗?阿明的家门口有一块小玉米田,周围都是森林环绕,这是他淳朴直率的主因吧。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