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拉大学的少数声音

题目∶

出处∶http://harismibrahim.wordpress.c … for-uitms-minority/
日期∶19-08-2008

原题∶A voice for UiTM’s minority

作者 ∶ Haris Ibrahim


最近,大马国立大学的水准不断下跌。虽然很多人给了很多理由,但是还是有人不想面对现实,还说情况很好,学生也应该感恩而别在投诉了。但这文章不是有关大
马国立大学,而是玛拉大学。最近这个大学在许多新闻上出现,特别是在丹斯里Khalid
Ibrahim的开放10%学额于非马来人的提议之后,引起一片愤怒。



约有5千名学生在副校长的支持下,在半岛马来学生联盟及玛拉大学学生理事会的名义下游行抗议。校园里贴满号召示威游行的海报,题目有“你爱玛拉大学
吗?”, “玛拉初级理科学院已经是这样,全寄宿学校已经是这样,大学先修班已经是这样,公共服务局已经是这样,接下来是玛拉大学?”,
“这不是有关种族平等,这有关权利。”, “玛拉大学已帮了我们,我们对她的贡献是什么? 觉醒吧吾族”.



若那些人认得字,可以看得出字句间在暗示若学生不支持这项示威,那就是愚昧无知不关心玛拉大学的人。身为这间大学的学生,我很失望异议通常等于叛徒。我时
常觉得这些都是有政治动机在内。我很抗拒一个如半岛马来学生联盟的非政府组织竟然由一位为首相工作的人来带领。而这组织也是最近到律师公会的论坛去,过分
地,示了威。



一致支持这项示威的玛拉大学学生理事会绝不能看成是玛拉大学的心意。因为他们只是为自己说话,然后向那些异见者标签为民族叛徒。到底有多少个大学学生支持
解放大学的主意呢? 几乎没有。但是有多少个学生默默地同意丹斯里的提议呢?
少数的人是,这是非常有意义的。可惜的是,他们在校内或校外都没有什么空间能够表达自己。那些试图如此做的都为自己找来威吓和幼稚的争吵。



一位玛拉大学学生被学长要求在当天穿上黑衣来表示支持示威。他拒绝如此做,因为他不支持示威。那位学长就问他是否是个犹太人,或是个同性恋。我这位聪敏的
朋友就回答说,“不,我是个回教徒。记得当穆圣统治麦地那的时候吗?
他要互相敌视的不同种族在同一天空下和平相处。你为何如此惧怕开放这机构于其它人,却同时自称你以穆圣为典范?”
这位无语的学长只好忿忿地离开。虽然这样的插曲不常在玛拉大学里出现,因为大多数与我那位朋友有同感的人都惧于公开评论所召来的下场。



任何对所谓玛拉大学价值和理想的政策的反对迹象都不会被容许。即使在课室里,当某些学生向老师询问,他们通常被视为“执迷不悟”。询问从来不是在马来西亚
的教育制度里的文化,在大学里也是一样。而这其实本来就是产生新思维的不二法门。若我们的学生保持沉默,停滞不前,我们又如何能够办到呢? Oscar
Wilde曾经说过,“前进来自违抗”,
这是为何我们在成就及研究上没有什么突破,造福社会。我记得在一个关于回教法律的课上,一位学生对由导师提起的某一圣训的正确性有所质疑。她却被整个班喝
倒彩,而导师只说,“回去读好书才来说吧!” 而我却觉得她才是比导师读得更多的人。其他针对她的还有,“这哪还是回教! 丢死他算了!” 以及
“犹太人!” 当然,之后就被大家疏远了。



许多人都把看法限制,自由言论和思想谋杀归咎于大专法令。但我觉得那只是表面。思维才是最重要的。你不必以威胁伤害人来达到控制一个人的效果。你只要让他
的思维变得与你一样就可。这就是一些政党在做的事情。透过某些计划,例如国家礼法局在土著学生之间散布恐慌,说他们面对严重威胁,然后把恐慌转化成憎恨。
那些最近在举办的课程都被停止了,而一些学生们被要求参加半岛马来学生联盟的座谈会,讨论马来人如何被Dato Seri Khalid
Ibrahim威胁。

要玛拉大学这样的机构改变这些天真,准备接受新看法的思维是很容易的。特别是当在校园里都看不到
其他的“非土著”。这些人除了马来人,都没有什么亲密的朋友。他们会开始害怕他们不明白的事情,然后就会憎恨了。而那些察觉不对劲的却不敢说出来或做些什
么,因为通常上都会面对众叛亲离的下场,任其发展则日子会比较好过。但是,不是完全的玛拉大学学生都是如此,虽然这已经到了令人担忧的地步。



这一切都带来了一些我很在意的反应。我发觉及听闻许多大机构的老板计划杯葛玛拉大学的毕业生。他们还把这里的学生标签为理想种族主义至上者。我深切相信这
将让情况更加糟糕。就因为来自某间大学,所以就拒绝了这些学生的申请是很不公平的。很多聪敏的学生进入玛拉大学,误解这里是不错的高等教育机构。一些是因
为经济问题,别无选择之下才来到这里。他们大多都不同意种族主义原则。看到许多马来西亚人开始忽略玛拉大学是很令人伤心的。他们只相信那儿只出产没有能力
的毕业生,更不在意她是否开放,因为他们也不会送自己的孩子到那里去。这不应该是如此。一个公正的胜利是所有人的胜利。这是我们甚为人民的责任去带来转
变,而不是靠政客。至于有关没有非马来人要进入这个机构的课题,那不是真的。我有个印度朋友,上只有母亲一人,经济也不太好。他试图申请玛拉大学,希望能
完成他的法律梦想,当然他是不知道这个机构在种族上的政策。我实在不忍心告诉他这是办不到的。这只不过是许多无法承担私立机构花费的例子的其中之一罢了。
如他们所说,贫穷是所有种族都会面对的。




虽然我还相信希望是存在的。在最黑暗的夜晚之后,黎明就要到来。在一个宪法课上,一位学生上来为最近的示威事件
辩护,说这是维护土著权益的原则。在她而言,就是“先到先得”。用一个商业上的原则来表达一项关系全民的课题是很讽刺的,我这么想。我之后问她为何在很多
掠夺原住民土地的个案中,他们虽然是真正的土著,但土地在交给资本家发展的时候,他们得到的赔偿竟然只是他们的屋子的价值?那也许是少过我一双鞋的价钱而
已。你现在说“先到先得”,那不是很明显的双重标准吗? 我们是在捍卫土著的权益,或只是马来人的权益而已呢?
她后来翻开联邦宪法寻找答案,但如我所料,那是徒然的。她以发愣的样子结束她的发表。但后来的事情更有趣。班上的学生都围着我发问,想要知道更多有关的课
题。面对这些有兴趣的脸孔,我只有微笑。

也许理性的争辩和不一样的看法及思维能产生追求知识的学生文化,而不是单纯要考试过关而已。也许
学生运动能如以往般活跃起来。也许解放大学是对所有人的最好方法,也是一个进步的转折点。也许可以鼓励异议。也许人们都可以丢开憎恨开始互相明了。也许凡
事都有其因。也许另一个马来西亚在沉静地呼吸,等待正确时机苏醒。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