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大 中 小 发表于 4-1-2009 11:14 PM 只看该作者 无人之地的探索--山头成见和神学分歧 欠太久了。总该开始写。 教会界素常山头林立。一个山头未必只限于一个宗派。山头的形成,主要由一个特定群体的认知范围所决定。认知范围决定他们对事物或然性的定义的看法(何为必然,何为或然,何为不能),这些看法进而塑造对已知和未知事物的定论、推测、想象,然后影响他们的价值观和思想文化。故,一群认知范围(相对的,即为无知范围)相近的,自然物以类聚的形成一个山头或共同体,并且以他们的山头文化培育更多与

无人之地的探索--山头成见和神学分歧

来自客旅

 

欠太久了。总该开始写。

教会界素常山头林立。一个山头未必只限于一个宗派。山头的形成,主要由一个特定群体的认知范围所决定。认知范围决定他们对事物或然性的定义的看法(何为必
然,何为或然,何为不能),这些看法进而塑造对已知和未知事物的定论、推测、想象,然后影响他们的价值观和思想文化。故,一群认知范围(相对的,即为无知
范围)相近的,自然物以类聚的形成一个山头或共同体,并且以他们的山头文化培育更多与他们一般见识者。

故,教会山头,可以是一个堂会、一个堂会以及其众子堂、或一群崇尚同样明星讲员或宗教言论的各宗派堂会。

许多信徒在各自宗派山头度过大半或整个信仰人生旅程。教会讲台对其他山头的描绘,以及对已知和未知事物的定义(包括对自己无知的否定)、推论/臆测,自然变成他们对他者看法的准绳。换言之,教会往往是偏见甚至憎恨的源头。

也正因着这样的关系,许多人在因着某种厌倦而离开自己熟悉的山头,去到另一个令他感到新鲜的山头的时候,往往都觉得好像找到了乐园或天堂一般。但,因着太
过宗教情绪而缺乏理智的了解人事问题的症结,一旦在这新山头发现一大箩问题,有些人就开始去别个山头另找圣杯(holy
grail),有些因着累计先前的厌倦而对信仰失去信心,受到伤害太深的可能会选择过行尸走肉的教徒程序生活,甚至会离开教会圈子或放弃信仰。

我开这帖,是希望能给走出山头的,以及在山头之间烽火连天无人地带徘徊的,一个探讨、反思、以及对各山头提出批判的空间。之所以想到这样探讨,是因为想回应傻敏面对的一些疑惑。

教会的里的见解问题、人事问题、政治问题,我认为,一定要看人,不可以好像许多人习惯说的“看神不看人”。人的问题,就必须谨慎的从人的角度来解决和探
讨。如果沟通还是见解方面的差异造成明显破坏性的冲突,那就更需要了解各造到底是怎么看相关事物,然后在所及范围内尝试解决,或至少亡羊补牢。故,在处理
言论和见解立场的疑惑时,修辞政治的一些因素和背景就需要探讨。

无论是从福音派过去灵恩派,还是从灵恩派过去福音派,通常都会有“发现新大陆”似的“恍然大悟”,发现到原来这山头并非昔日山头官话描绘的那样。在一些个
案,这是推翻偏见的契机。但,在更多的个案,他们其实是在还没搞清楚旧山头的偏见,就接纳新山头的偏见,然后用这些偏见编制成他们认为算是“真相”的偏
见。在新山头找到生存空间的,就以这偏见为山头增添讨伐用的弹药(“福音派没有生命”、“灵恩派没有理智”)。那些后来遇到问题而回到旧山头的,就以这些
偏见作为“浪子的忏悔见证(confession)”(“福音派/灵恩派原来是这样的”、“还是家里好”)。

举一个例子。某甲针对灵恩派的敬拜赞美提出批判,质疑那到底是在敬拜上帝还是在享受快感。若说“甲君会如此回应,是因为福音派比较注重神学,也比较强调理性”,真的是这样吗?这种说法有几处值得探讨。

1。针对灵恩派教会文化提出的批判,只要用一段时间在讲台填鸭灌输,缺乏理性和没经过神学教育的教会人士一样可以朗朗上口头头是道。这叫做“熟能生巧”、“习惯成自然”、"kneejerk"。

2。批判灵恩派的流行音乐风格为沉醉快感倾向,有可能是因为批判者长期以来都觉得自己山头的“敬拜”风格比较“属灵”。如果用acoustic
guitar以Celtic风格弹Be Thou My Vision,或者用R&B风格演奏What a Friend We Have
in Jesus,这批判者一样有可能判断是“倾向沉醉于快感”。

3。这样的批判,只要稍微有经验、见识、并且用一下理智分析的,都可以作出来。即使非基督徒都会有如此的见解,所以未必是福音派的招牌或专利。

4。福音派许许多多教会人士(尤其是领袖)是捧神学、喊神学、拿神学压人,却根本就懒得脚踏实地去好好读神学。若有人在讲台上以“后现代主义”和“新纪元
运动”的“败坏”来凸显自家山头高捧的福音派神学的“正宗”、“忠于真理”,这人一样有可能是神学零蛋。喊得那么厉害,这种功力去直销聚会学一学就可以有
一点成绩了。所以,福音派许多教会的腐败和死亡,和“强调神学”或“强调理性”丝毫无关。症结是在于他们的文化素质和教会政治游戏。但,很不幸的,因着这
种偏见,让许多离开福音派的都把问题归咎于神学教育。

信仰是很主观的东西。有些人喜欢去那些整天用礼仪和术语包装到美美,气氛搞到很神圣的堂会,然后各自回家过自己的生活,周末再来作秀或享受别人提供的表
演。有些人则为着一个堂会信徒们脚踏实地不分彼此的关怀而动容,觉得在这样的地方让他了解信仰原则的精义。所以,彼此对“属灵”甚至“信仰”的定义,可以
因着各自的背景有着很大的差别。如果你是从福音派去到灵恩派,然后向福音派一些领袖分享在灵恩派圈子令你疑惑的一些事情,请别忘记彼此背景和见识限制所可
能造成的偏见。故,合理的批判(例如沉醉宗教情绪的可能性)自然应该接受,但不需要因此接受“福音派比较理性”这种偏见。灵恩派的也有人会这么批判他们的
“敬拜”文化(下场如何就看时运了)。

我刻意强调这些,是因为主张:即使唾弃一个山头的文化,也不应该为这文化的毛病扣上一大堆的偏见。因为,信徒如果能认真的了解问题的因果,在这新的“家”
一旦发生问题的时候,他就能更有力和更理智的去参与防范弊病扩散的努力。如果你过去好多年在一个堂会除了教会活动之外啥都没学到,我为你的经历感到遗憾,
并为一个埋葬在教堂下的教会而哀悼。但,昔日经验若能告诉你一个教会是如何败坏死亡,你在另一个堂会就有必要前车可鉴的察觉问题的滋长。如果你相信流传的
山头偏见,那么即使病态已经恶化到末期,你会因着按图索骥的习惯而无视眼前的灾难,问题发生后你也会和其他人一样把问题症结归咎于“新纪元运动”、“个人
主义”、“后现代主义”、甚至“对神学和理性的高举”。

山头之间的纷争,最常见的,就是把肤浅的偏见说成是派系的神学立场分歧。这是极之误导的。更糟糕的是,误导一轮之后,还好意思以偏见掰一轮解决方案谈什么合一。如果偏见可以算是神学,这种做法大概可算是敬畏耶和华的智慧吧?

还有很多偏见,需要时间探讨。走出山头的诸君,以及长期周游列宗派的识途旅者们,请分享你们的经验和见解。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