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同身受

交通系统不完善,如何以民为本?

作者/朱君明专栏 Dec 29, 2009 12:06:55 pm

【衷言肺语/朱君明】
通运输是一个国家经济发展的重要一环,它把社会生产、分配、交换与消费各个环节有机地联系起来,以保证社会经济活动得以正常进行和发展。先行者孙中山先生
早便意识到这一点,提出了“交通为实业之母,铁路为交通之母”的著名论断,并在民国初期为中国提出了宏伟而全面的铁路建设计划,设计了连通全国,总长20
万公里的三条主要干线。


年的节礼日,武汉-广州高速铁路正式开通,快达394公里时速的和谐号高速列车震惊了全世界。这一条花了四年半来建设,号称世界上最长、运营时速最高的武
广高速铁路顿时成了世界许多媒体的报道焦点。据预测,到了2012年,中国的高速铁路网将占世界高速铁路的大部分,超过欧洲,领先世界。国际铁路联盟高速
铁路部总监伊格纳西奥·巴伦近日在伦敦表示:“铁路建设正在进入一个大时代,中国正在成为全球的领跑者,世界铁路的未来在中国。”

反观我国,朝野至今仍为耗资马币3000万元购买的四列最高速度为时速80公里,拥有20年车龄的二手柴油火车闹得脸红耳赤,纷纷扰扰,这叫人民情何以堪?


一则武广高铁的新闻引起了笔者的关注,因为笔者曾经在武汉留学。犹记得2006年的农历新年受邀于一名中国朋友到他广州的家乡去过年,当时在火车上足足待
了12个小时才抵达。时易境迁,三年后的今天,乘搭高速列车只需两个多小时便可以完成同样的行程,中国交通发展之快,与和谐号高速列车一样,只能用“飞
速”来形容。

我国铁路局裹足不前

返回到我国的铁路局,这个号称拥有百余年历史的“老字
号”,似乎仍然沉湎在它那泛黄的光辉中,无论是服务还是硬体设施,总是慢人一拍,裹足不前。笔者在一年前在新加坡工作,曾有过一回乘搭一趟长途火车南下狮
城。短短的三百多公里的路程竟然要10个小时,其实,坐长途巴士也只不过需要五个小时。

时间长也就算了,只要把握得好,就当作是在旅馆免费渡过一晚。不过车厢内嗰隆嗰隆之声震耳欲聋,且四周异味杂陈,焗焖令人欲呕。我好不容易才使自己如斯环境“适应”下来,便即当发誓,此次是第一次乘搭本地的长途火车,也是将会是最后一次乘搭。


知笔者并非没有乘搭火车经验的人,在中国留学的两年,身居素有九省通衢之称的武汉,每逢假日过节,笔者都会背起包囊到各地观光旅游。东抵江南一隅,西及至
乌鲁木齐,北达哈尔滨,南临东方之珠香港。尤其是新疆乌鲁木齐一程,买了张回武汉的硬座车票,45小时,3595公里的车程虽然令我毕生难忘,却也不比这
一趟马新之煎熬难捱。

在中国的两年间,托中国铁路之便利,横贯东西、直穿南北。每到达一个新的城市,又有当地的交通工具把我送到各个景点,
随心所欲地自助旅游。长居吉隆坡而一直以来都是无车阶级的我,当时实在为那里便利的交通服务而倍感窝心,心里钦羡中国的无车阶级,至少交通不是他们日常生
活上的主要障碍。

虽然中国的某一些城市交通并不是那么多元化,就单纯地只有巴士和计程车,不像我们繁华的首都吉隆坡有单轨快铁、电动火车、
机场快车,就连轻快铁都有两种。可贵的是,中国的巴士确实做到“无远弗届”。无论大城市还是小乡镇,不管白天或夜晚都能够乘搭这种最普及、最廉宜的交通工
具到达目的地。同样是发展中国家,为何我国的交通系统就逊色这么多?

贴张路线牌有那么难?


中国的两年,我也终于知道了什么是巴士路线指示牌,那是一张贴在每一个巴士站,告诉乘客哪一路巴士将会在此站载客卸客,以及该路巴士的全程路线表。凭着这
一张简单的表,除非是文盲,否则乘客们都能自助搭车。这在新加坡也有,我相信在许多以民为本的国家都会有,然而马来西亚却没有。这也不是什么难办的事,我
国政府每年花那么多的钱,派那么多人出国考察,到底考察什么去了?难道连这一些基本建设都能忽略?


者是地道的吉隆坡人,然而,在这一个居住了二十余载的都市却像个外来者。从来只知道可以在大家购物中心(Kotaraya)四周的数个巴士站乘搭巴士通往
市区内外的许多地方,但却从来搞不清楚到底在哪一个车站,哪一路的巴士才是我要的。每一次都得“沦落街头”,逐辆巴士去询问,幸运的话,就会遇到好司机,
问了三两辆便如愿找到所要的巴士;倒霉的时候,则要像盲头苍蝇般碰了好几次壁后才碰得着。

由此便可以想象得到为什么在吉隆坡的巴士上永远看
不到游客的身影。难道这是政府用心良苦,秉持着一贯体恤中下阶层人民的作风,故意“自残”巴士服务,好让游客和中上阶层的人民却步,把乘搭公车的便利相让
给更需要的一群。抑或是体谅国产车滞销,欲为它制造一个适于生存的市场氛围?

两年前学成归来,载着满满的期待,以为本国的交通系统有所改
善。归来后首次乘搭公巴才发现在短短的两年里,从家里到吉隆坡的车费已从1.20元飙升到2元(涨幅约70%
)。可是,巴士服务并没有随着价钱的上涨而改进,还是尽受乘客的贬责;家门口的巴士站也已几回翻新。车站的设计越来越新颖,还挂上了引人注目的时髦广告,
但还是不见那一份简单的巴士路线指示牌的踪影。

最近,一位大学刚毕业的朋友来向我诉苦。这一名现实社会的初来乍到者原本满怀抱负,以为找了
一份待遇优厚的工作,从此便可以扶摇直上青云,开拓自己的前程。怎么第一天上班以后,便疲累得像只战败了的公鸡。家在士拉央的他,虽然位于万达镇的工作地
点离家不远,但却苦于没有自己的私家车,更受糟透的交通系统所累。傍晚5点半下班的他,抵达家门竟然已是晚上9时的事。这教他怎么不心力交瘁?

年轻人无端背负“国债”


许多人年轻一样,这一位国家的准主人翁没多久便降贵为车奴一族,虽然他成功巴上下班的时间缩短为一小时,却背负着三五七年不等的“国债”,默默地为本地重
型工业做出贡献。悲乎,当香港、新加坡、欧美国家等世界各地的青年才俊在把赚来的钱用来学习投资、升学或到各地观光增长见闻之际,我国的后生们却只能把每
个月用血汗换来的马币一千多元用来养车、缴过路费及偿还贷学金,试问国人的生活又怎能不压抑?

作为首善之区的吉隆坡,即使拥有再高的世界级的双峰塔怎样也遮挡不了国耻级的交通丑相。堵塞、公交没有效率、司机的态度恶劣……这一些再已不是“以民为本,效益为先”的堂皇口号所能掩饰的了。


此,每次乘搭公共巴士,长辈们都会再三叮嘱注意扒手,诸如巴士上的提醒贴告–“小心扒手集团”。谁不知道在我国愿意乘搭巴士的都是一穷二白的升斗小市
民,生活上受尽剥削之余,孰料乘搭公车还要提心吊胆,这无疑是抢劫贫民窟之所为。可惜执法者坐视不理、漠不关心,再一次教我国的中下阶层情何以堪?

前首相阿都拉在卸任前曾纡尊降贵,亲身体验了在电动火车和轻快铁上被挤的滋味。然后隆重地宣布要大力改善。可是他卸任以后,茶也跟着凉了。市内交通的问题已被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丑闻、赵明福命案等更重要的课题推挤至无人管理的墙角,使人民空欢喜一场。


中国这个意识形态的国家,堂皇的口号一点也不比马来西亚少,如:“经济要发展,交通必先行”、“要致富,先修路”、“大路大富,小路小富,无路不富”、
“公路通,百业兴”、“富区富民,交通先行”。不同的是,人家会把口号付诸于行动。而我国,“2020宏愿”、“一个马来西亚”、“马来西亚能”响彻云
霄,却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

或许新加坡人可以批评中国的公共交通没有时间观念;日本人也可以埋怨上海磁浮列车的涵盖范围不够广。每当我
听到这一些,却只会暗自悄然地独自在一角沉默,就连屁都不敢放一个。做人这一点自知之明总该有的,又怎敢以逾百步笑百步呢?
还有,我是土生土长的马来西亚人,希望为政者不要因为我发出这一些牢骚而轻易地叫我滚回中国或移民到新加坡、日本。

朱君明是《独立新闻在线》记者。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