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诗 Category

Posted in on 二月 3, 2009 by 浴水凤凰
笑是摒发的热情,无意间,点燃了冲动。
阳光底下的菊,是否在笑?
它有情绪?它如何能比?
清晨苍白天空,云朵朵的成缅婰地笑。
缺少那嘴唇的艳,这是晴天的憾。
夜里弯月皎洁,但时胖时瘦叫人吃不消,
怎及思绪里刻录的含蓄,永恒了脑,如果脑永恒。

洁白脸庞
最留意的,就是笑,
压挤眼皮不怕鱼钻不进眼里,
不齐门牙的不完美就是真实,
笑了红通脸蛋是蔷薇的色放,

刚刚好。

疑问来了??
放肆得意是美酒品尝后的余香?

爱情培孕出的逐颜开?
前俯后仰的喜是不是上帝给人间的乐?

要知道答案?
为什么要知道?
要知道?
为什么要知道?
纯粹研究下

我知道妳在笑,妮子
溶了我的神情

我知道在笑,虽冲愣了我热情的灵魂

我知道
在笑,倾了心城还不知道收敛

我知道
在笑,一片睡意的迷糊时也是

不看谁笑,就知谁笑,在清明昏沉间,
出了神
失了魂.倾了心着了迷
祈求,再看妳笑

Advertisements

小小说

Posted in on 一月 14, 2009 by 浴水凤凰

这个故事发生在中国烈强征战不休的时代,或许爱情故事总要发生在冲突与对立的情形下,才会显得剜骨铭心。

她叫尔玛依娜,是个在中国羌族聚集的四川省,以采螺珠茶为生的美丽村姑。虽然贫穷,但尔玛依娜依然能在和平祥和的乡下,过她的宁静生活。没有人知道尔玛依娜的美丽其实是动人心魄的,常年的农耕生活,已经把她俏丽的脸庞遮上了一层沙尘,或许也因如此,她才能过着平静、虽然不富但有余的生活。

这样的日子并没过得多久,延绵的战火在腐败的中国各地烧起,妄称自己为龙之炎黄子孙,却在专制制度与鸦片的荼毒下元气大伤,有德有才的人被陷害入狱。朝庭无人,力图维新变法的康有为康党及理想推翻帝制,争取共和的孙中山孙党,在1900年至1924年的二十年间不停斗法,也令满清皇朝走上灭亡之路。虽然让袁世凯坐了个把月的龙椅,虽然之后成立了民国政府,但人的无止境欲望随着权力而来,大吃小,强撼弱,虚弱的民国政府根本对军阀割据毫无办法。剥削制度的高峰,令当时的人民水深火热,也让帝制倒台之后,中国人杀中国人的闹剧重新上演。

这一天的清晨,尔玛依娜搭上她破旧的棉袄,踩着一贯的脚步,到茶园去撒种,因为入秋已经不早,再不快点把茶种给撒好,赶不及在入冬前让茶种入土,茶种就不能在冻硬的泥地里吸收,进而冻死,那明年的茶树就会减少许多。就在她经过一条布满了散发芬芳香气柳树的小溪旁,她突然看见有个物体匍匐在河岸旁,好像是个人!她惊出一身冷汗,但又显得不知所措,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之际,而那人的身体竟然也适时地抽动了起来。
“他还没有死,我要救他”,尔玛依娜心里马上想到。
也不怕危险,尔玛依娜就冲前去要扶起那个人。

我就在突然间,看到一对如晓露般晶莹的眼睛,过后,我就毫无知觉了。。。。。。

“他醒来了,醒来了,醒来就好了。”我迷迷糊糊听见一把苍老的声音,但脚上的伤又令我不省人事。
不知过了多久,我才再次醒来。一睁开眼又是那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在望着我,我赶紧要坐起来,但一挣扎,忽然感到脚上好像完全没有知觉,“我的脚呢!?”我用自己双手用力一撑,一看,还在,但为什么一点知觉都没有?我又在大声喊道:“我的脚呢!?”
她马上按着我,让我又在躺倒,我虚弱的身子不堪负荷,又晕了过去。

在我真正调理好自己的身子时,已经是三天之后的事了,原来是我在带领军队回营时,遇上了敌人的埋伏。我的军队怎样了?我不知道,我只记得在逃命时我的后腰中了一枪。我也因为这样而摔进丛林里,过后我就没了知觉。现在我几乎就像个废人,不能行走,不能再回去连大帅的部队里,我只感到我是只丧家犬,昨日的文武全才,冲锋陷阵,已不复在。

那把在我初次醒来时听到的苍老的声音,是真老太的声音,她是尔玛依娜的阿嬤,她说是尔玛依娜把我给救回来的,就是那美丽双眼的主人。我经常看见她忙里忙外,美丽的腰肢就好像我家乡苏州的柳树一样婀娜,聪颖的丹凤眼闪耀着光洁的智慧。真老太说她父母死得早,留下她一个人孤苦。她的确是个美丽又能干的女孩,但她一天里就是不敢对我说上半句话,常常我想亲口向她道谢,她就匆匆走开,我真怀疑是不是我太久没洗澡,惹得她生厌。

这几天她都忙着到田里干活,而我的脚却始终不听使唤,吃喝拉撒都要她和真老太来服侍。我真羞愧得自己应该马上死去。又过了几十天,冬天来了,尔玛依娜就不像之前的天天出门干活,而是在家里避寒。我本来期盼可以与说上一回话,但是她在屋里,有时候对我微笑,我却害怕自己的窝囊像已经烙在她的心里,我自己更加自卑的不敢看她,但有时候偷眼望她,我还是痴了。

我越来越没有想继续活下去的勇气,老天爷你干什么?让我死不死活不活的在这里现世?终于有一天,我忍受不住了,趁着真老太出门为我抓药之际。我抓起平时他们为我割纱布换伤药的剪刀,想了却自己的一生。就在这时候,尔玛依娜突然冲进来,一手拍开我手上的剪刀,但她自己的左手却被划了一道口子。本来应该流血的我,却换了是她,这是她第二次救了我。
我看着她的手臂都是血,我惊呆了,“快,快止血!”我几乎认不出这是我自己从干燥喉头里发出的声音。
但她还是问我:“你为什么要死?!”
我乱成一团,想扑上去帮她止血,可是这双腿。。。。。。我恨得乱捶自己的大腿。
“你别、别这样”看来她也被我的举动吓坏了。
“妳快止血啊!”
“好,但我求你,不。。。要死,不要死”
“好,我答应妳,我不死!”

自从那件事後,我们谁也不曾再提。真老太质问尔玛依娜的伤口时,就被尔玛依娜的谎话一下子就蒙混过去了,我看见她对我狡猾的一笑。我也真怕真老太会知道,而把我赶出门。现在什么英雄才俊、兴党旺国的重任,似乎对我已经不再重要,我只想天天看见尔玛依娜而已。

有时候,我还是会为自己的窝囊而烦恼,但是她总是会在适当的时候安慰我。
最让我印象深刻的一次,她说:“没了腿不要紧,不可没了志气。你也不是完全没机会好起来”,“我相信上天的智慧,祂一定能保佑你安然过关”,“就算你没有脚,以后上天堂,有翅膀就行了”,我想她一定是中了那个常为我打止痛针的洋教士,潘牧师的毒了,但这些话在我脑中始终盈绕不散。

慢慢的,我的腿在她的悉心照顾下,就象和他的感情一样,越来越好。我也相信她所说的:“爱是奇异的恩典,爱能把我们提升到属于我们的世界,你只需要爱。”爱情的芽因着春天的来临,发芽在我俩的中间。

但就在我才痊愈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连大帅派出四下找寻我的人,终于还是在这片乐土上找到我。他要我回去替他报仇,上次的偷袭令他损失惨重。

“对不起,我不能不走,不然他们不会放过我,还有你们。”
“没关系,你会回来的,对。。。吗?”她哽咽的说着
“妳要忍耐,等我回来,有你的等待让我不怕未来,那潘洋教士不是教妳什么爱的真谛吗?,第一个和最后一个都是忍耐啊”
她默默无语。
我想亲吻她的脸颊,但是我不敢,我怕她会送我一拳。

我离开了尔玛依娜有八年了。
八年后,战争从中国人打中国人,变成了日本人杀中国人。我厌倦了这种没有明天的日子,在一次战斗中,我做了逃兵。躲躲藏藏的又回到了这里,要寻回我的尔玛依娜。但是她呢?我再也找不到,因为这里的茶田已经被烧成荒地,那间破房子已经不再破了,因为它已经倒下。我又去寻找从前认识尔玛依娜的人,有的人说她信了耶稣,有人说她已经死了,我一直不停的寻找,可是,她到底去哪了?

后来的后来,终于给我遇上了潘牧师,他终于证实了我之前的打听都没错,尔玛依娜真的信了耶稣,尔玛依娜真的死了……我不记得我当时的颠狂是疯的,还是我的疯是颠狂的,或许人最痛应该就是这个时候。她是在一次拯救她的族人时,被日本军射死的。

我期盼可以再见她一面,我们怎么能如此结束?潘牧师告诉我,尔玛依娜已经在主耶稣的怀抱里安息了,而人世间的爱总会有终结的时候,但因着上帝的应许,可以赐我们永生的生命,还有进天堂的权力,我们应该把握这个机会,虽然我开始时并不相信他的话,但是半信半疑总是有的,我为了在死后真的可以再见到尔玛依娜,姑且就信一信这个我根本没见过的主耶稣。

在三十多年里,我辗转的到国外宣教,时时刻刻都可以感受她就在我的身边。我一直没有遇上自己生命中的另一个伴侣,可能我还需要回到四川吧。三十多年以后,我随着自己的宣教团再回到四川时,我看到尔玛依娜在四川的晴空中,她晓露般晶莹的眼睛又对着我微笑。
“因为上帝的爱,尔玛依娜,我终于又见到你了”

它和她

Posted in on 一月 6, 2009 by 浴水凤凰
蔷薇
不是玫瑰力图艳丽也尖刺逼人
不是郁金香高贵但杯口狭窄
不是百合温婉还低头忧伤
只是不介意接受一切是与不是的属性

妮子
是维恭维敬的少女
是多才秀气的吉祥淑女
是清雅伶俐
的和硕婢女
不就是我心旌神驰的神女

它不因我的介意而改变
她不因我的遥想而靠近
那么似远还近,那么永恒多变
弥留一丁点的气,在天使近乎遗弃的膀臂边,我呼吸到希望
也只要心还透明,就能
折射●放大
希望



碧脑浮冰,红薇染露。——·周密《天香》
难怪有点冷

失眠

Posted in on 十二月 11, 2008 by 浴水凤凰
欢喜末日,但是这样的末日感觉我不欢喜
害怕思念,只寝前放肆思念令人发狂害怕
温柔轻语,入心入肺的轻语却是铿锵温柔
期待永恒,没有上帝的永恒教我如何期待

不知道,我                           不知道

没有妳的欢喜,不知觉的末日黑暗就悄悄来到
没有妳的影像,床与枕就是我压挤思念的车床
没有妳的声音,轻语在耳道里温柔蹂躏再淌血
没有妳的信仰,我的永恒怎样和妳的永恒接轨

知道,我                           知道

这些伤不算什么,如果妳报回一个欢喜的:)
这些伤不算什么,如果有思念妳的权力
这些伤不算什么,如果妳放肆的声音依旧
这些伤不算什么,如果我们还有永恒的上帝

風雨淒淒,雞鳴喈喈。既見君子,云胡不夷﹖
  風雨瀟瀟,雞鳴膠膠。既見君子,云胡不瘳﹖
  風雨如晦,雞鳴不已。既見君子,云胡不喜﹖

《詩.鄭風.風雨》

風雨寒涼,聽到雞正在鳴叫。既然見到了你,我忐忑不安的心如何不會平息?
風雨急遽,聽到雞正在鳴叫。既然見到了你,我抑鬱苦悶的心如何不會痊癒?
風雨昏暗,聽到雞鳴叫不停。既然見到了你,我日夜等待的心如何不會歡喜?
谢谢
nouswise
的注解

诗10、11

Posted in on 六月 20, 2008 by 浴水凤凰

我想握着你的手

想感受她的粗糙

我已握着了

碰触到了她的美

那么的丰满坚强

又那么的温柔,传统

那手掌上的纹脉

好像河水的川流

它好像是静止的,又好像是流动的

那岂不成了静止的流水?

那是什么?生命?

你的手心贴着我的手心

我感到

那静止的流水流到了我的手心

我的手臂我的心脏

我知道她会与我的血液融合

因为我的血液就是你静止的流水

@#¥%……()×&……%¥#@¥%……&×(


我给了你一朵花

而那一朵花却因为我的鄙弃而哀亡

清晨,那花瓣再也不会有露珠的湛放

午后,那花蕾再也不会有蜂蝶的停憩

黑夜,那花儿再也不会有芬芳的泌液

我竟为了一个生命

毁了另一个生命

我竟也毁了

露珠的精致

蜂蝶的食粮

又一股芬芳

诗8、9

Posted in on 六月 20, 2008 by 浴水凤凰

  针松下,阳亭里

四周都充满着小鸟儿的歌

  晴朗天,湿润地

花妖草精都起哄着芬芳

 

有人来了

    小孩儿爱悦的嬉笑击破了安宁的真空

虽然是顽皮的挑战,但也还受欢迎

 

远雾轻飘, 节气不胜寒

   带来了清醒的活

   带来了清亮的生

 

未融的雪也只剩下一口气

   末了,就化为了

春泥

××××××××××××××××××××××××××××××

多少人歌颂爱

多少爱使人成为歌颂爱的泰坦

 

他们勇猛地

表现爱

欢喜爱

歌颂爱

爱把我们升华到本来属于的境界

好像一只鹰的飞翔

在一座高峰上

好像一个孕妇的胎

挺在肚皮上

 

那样的轻

那样的重

那样漫长却又心肝情愿

诗5、6、7

Posted in on 六月 16, 2008 by 浴水凤凰
光年

万千光年外

          万千光年的星球

放射出万千光年的暖活

                    让它抵达了,地球

 
原来当我们在月夜中找寻心中的恒星时,

已不知觉的曝露在古时光当中

 

它是那么的久远

          就算它在一分钟前爆炸了

我们也还当它是久远的

 

你看透的那一些珍奇

我就在旁注视着你

我从你的眼里找到我的前生

          梦里的前生

就是那星的一线光

                   一分老

                   一点真

@#¥%……&×()×&……%¥#@!#¥%……&×()

多细胞生物的产生

就是爱的开始

可惜潘朵拉贪玩的释放了

仇恨.欲望.自私.丑陋

的小飞虫

它们不往天空飞

不往海里飞

不往地洞里飞

却往人群里飞

在转瞬的千万年间

天空的色彩越来越黯淡

是欲望的火焰燃烧了它吗?

是仇恨的浓烟熏黑了它吗?

是自私的气息浑浊了它吗?

是丑陋的空气填满了它吗?

还是那些小飞虫

弥漫了天空的密度

使阳光再难照透进来

#¥%……&×()@#¥%&……×()——(×&……%¥#@¥%……&×(

我今夜很晚睡

我有一些倦

我今夜喝了酒

我有一些醉

我的眼迷蒙

不知是倦还是醉

我燃点了五支烟火

一支接着一支灿烂

我开着打火机

让它的液体奉献

它对空气的爱情

我仰望着天空

试图发现一颗星

我搜索我的身体

试图发现我的心情

只是缓慢的发现

黑天空已没有星

我的身体已没有心情

我好像刚从坟墓中走来

又好像刚从娘胎里走来

就是因为无神的瞳孔中不能表现

我就发现不到黑夜中的明星

发现不到身体里的心情

那又怎么办?